夜謀 (全) 作者:春漿花月夜

夜謀

作者:春漿花月夜

發表于:SexInSex

排版:wsgyj8

                 上

  X市郊野的一棟別墅的客廳�,隻亮著背投電視後的兩盞昏黃的輔燈,屏幕

上播放的是美國電視劇《瘋狂的主婦》。沙發上露著一個勒著黑色丁字褲的光滑

桃臀,丁字褲偏在一旁,不斷扭動的渾圓屁股上插著一根碩大的吸塵器的把手。

  微光下,肥美的圓臀縫�映出一道淫靡的水痕。

  這是個30歲左右的熟豔女人,纖細彈滑的腰肢天然一段風騷,峰巒起伏的

圓潤身段滿溢濃濃的春情,潮紅的微尖臉蛋被右眼下淺紅色的淚痣點綴得格外的

妖媚,蒙著一層水霧似的眼睛,訴說著無盡的欲望。半透明的紫色睡裙的裙擺落

在腰上,白皙滑膩的小手一邊在臀縫間摸索,一邊搖動著插在肉縫上的吸塵器把

手。

  她顫巍巍地直起腰來,雙腿絞住把手,一手隔著睡衣掐住碩大的乳房,一手

輕撫著臉蛋,散亂的黑色長發遮蓋住她大半臉龐,嫣紅的嘴角咬住勾入嘴中的尾

指,沒戴胸罩乳房似乎無視著地心引力的作用,傲然挺立著,绯紅的乳頭充血後

頂起睡裙,隨著她扭腰的動作而顫動,是如斯的淫靡妖豔。

  女人的動作越來越狂野,但是臉上的表情卻越來越不耐,饑渴的她從沙發翻

滾了下來,夾緊臀部,拖著正轟鳴運作的吸塵器爬到了電視機前的櫃子旁,從�

面翻出來數個表面粗粝的自慰棒來。

  她把這些自慰棒的功率調到最大後,緊緊地握住最大的那根搖擺不定的塑膠

肉棒,隨後一把扯掉陷在淫阜�的吸塵器把手,將其狠狠地塞了進去。強勁的刺

激讓少婦猛地甩頭,烏黑散亂的秀發迎風飄舞,大半個精緻的容顔顯露了出來。

  蜷曲起來的身子不停的顫動著,嘴角也不停地溢出淫靡的呻吟,但她又抓住

一根稍小的塑膠棒捅進菊門之後,才繃住身子,顯露出一副迷醉的神情。

  忽然她如同被電殛了一般抻直了胴體,雪白的腳弓也勾了個彎月,胯下的蜜

汁噴湧而出,白皙的臉蛋上的暈紅給小巧精緻的耳朵都蒙上了一層流霞,烈火般

燃燒著的紅唇�爆出了一聲高亢長鳴。

  頃刻後她便像被抽掉骨頭似的,無力地癱軟在地上,一副被絕頂高潮沖擊到

兩眼翻白、嘴角流涎的绯靡的樣子,任隨她那碩大渾圓的美臀隨著自慰棒的運作

而顫動,還不斷地低聲喃著,「我要男人,我要真正的熱乎乎的男人!」

  此刻她那比巴掌略大的小臉上迷離的眼神,不但勾不起人的絲毫憐愛之心,

反而是讓人産生一種狠狠把她蹂躏的暴虐沖動。

  收攏了雙翼的秋風在郊野貼地疾行,撞得別墅的大門嘎嘎亂響。冷白的月光

灑在大地上,襯得紅頂白底的別墅慘白幽冷。院子�墨綠色的草坪,隨著風擺動

如同黑夜撕裂的巨口,吞噬著別墅�射出的昏黃色的燈光。整棟房子就像一座清

冷的墓園,有種說不出的靜寂和呆滯感。

  忽然門啪哒一聲被人撞開,一個身形猥瑣的中年男子闖了進來,滿臉淫笑地

看著身處高潮餘韻中的女人。這個中年男子乍一看去,長的還能算是個美男子,

但是那副縮頭縮腳、伸舌頭舔嘴角的猥瑣樣,簡直就是那種讓人一看便心生反感

的賤男的形象代言人。

  賤男揮舞著手�的槍,用如同癞蛤蟆吐痰似的的淫邪陰濕的腔調嘲諷著美少

婦,「想不到我們公司公認的如冰山一樣冷豔的美女老闆娘慕容婉私底下是這麽

個騷貨,想要肉棒你就大聲喊啊,你不喊我怎麽知道你想要嘛,我這�可是有兩

把槍隨你選哦。」

  「魏謝你想幹什麽!還不給我滾出去!」慕容婉用手護住身上的重要部位,

色厲內荏地喝問賤男,即使是怒斥,她的聲音還是如黃莺嬌啼,不過這婉轉的音

色也不禁帶上幾分淒切。

  「我說老闆娘,你還沒了解狀況呐,現在你可沒權利對我我呼呼喝喝哦,臭

婊子!在公司你這個賤貨從來不用正眼瞧我,看到我就跟看到蟑螂一樣。還以爲

你是個三貞五烈的冰山女,沒想到是個在家自己搞自己的騷婊子,我呸!」

  「我是什麽樣的女人關你什麽事!你到我家來想幹什麽?還不給我滾出去!

你不想在公司幹了麽?」慕容婉柳眉倒豎,鳳眼撐圓,惡狠狠地瞪著魏謝,激動

之下直起身子伸手指著他厲聲責問起來,一回神發現自己還是半裸著身子,又猛

地把身子蜷曲起來,但依然怒目瞪著魏謝。

  魏謝單手掏出肉棒套弄起來,同時用手槍指著慕容婉,滿臉淫笑地慢慢逼近

了女人半裸的風情胴體,「嘿嘿,我想幹什麽難道總裁夫人還猜不出來麽?給我

老實點!不然讓你嘗嘗槍子的味道。在公司的時候,有一次我不過是不小心摔倒

在地上,看到總裁夫人裙底風光而已,你居然當著全公司人的面,罵了我個狗血

淋頭,讓我顔面大失。原來以爲你是個冰山美女,有精神潔癖,沒想到私底下你

是這種貨色!當初我那頓罵挨得還真是冤枉呐,像你這種騷女人應該整天幻想著

別人怎麽搞你吧!」  慕容婉冷顔怒視著魏謝,「你少血口噴人!你這種垃圾貨色,除了做些腌臜

龌龊事還能做什麽!不小心?我呸!就你這種恨不得眼睛長腳上的猥瑣男,你以

爲你在公司做的那些事情瞞得過誰,還有臉說是不小心,我呸!」

  魏謝惱羞成怒,抖著腰,挺著紫黑色巨大肉棒怒沖沖的捏著慕容婉的小臉,

「哼!讓你這騷貨看不起我,我今天要讓你好好嘗嘗我身上兩杆槍的味道!今天

不讓你欲求不滿的賤人跪在地上求我喂你槍子,我魏字就倒過來寫!」

  魏謝一把推到慕容婉,探手撈起她的小蠻腰,把她擺成母狗求歡的姿勢。他

半跪在地上,壓住慕容婉不斷掙紮的嫩白小腿,一把將慕容婉淫阜和菊花上不停

抖動的塑膠棒扯掉,冰冷的手槍口惡狠狠地捅進似乎還舍不得阖起來的菊門,擺

腰一頂,紫黑色的巨棒杵進了慕容婉粉紅淫靡的肉阜。

  魏謝咧嘴淫笑著用力地拍了拍慕容婉淫靡豐美的臀瓜,不停地大力沖擊著她

的淫靡的肉阜。慕容婉柔韌的嬌軀隨著他的沖刺不停的扭動,豐乳肥臀在空氣中

勾勒出道道曼妙的曲線。她盡力繃起的腳尖也隨著沖擊不時變幻著酸軟繃直的狀

態,但心有不甘的慕容婉盡全身之力把頭向後扭轉,瞪視著魏謝。

  魏謝用手撈住慕容婉不停蹦跳的碩大綿白的乳球,指尖掐住充血後豔紅璀璨

的乳頭,用力地一扯一松,把玩著她隻手難握的乳瓜,同時腰上的動作絲毫沒有

舒緩,「瞪啊!你繼續瞪啊!是不是很不甘心呐?不甘心你就扭嘛,看你這大屁

股就知道你很會扭嘛,怎麽不動了?你不動我怎麽爽,賤人!你放心,就算你動

作大一點,頂在你屁眼�的槍也不會那麽容易就走火!哈哈!」

  比慕容婉用的塑膠幫型號還誇張的紫黑色巨棒杵在她的肉阜上,把那塊豐美

的蚌肉撐得鼓鼓的,幾乎要裂開般;火熱滾燙的肉柱似乎要填滿淫阜�的每一個

縫隙,抽插時和淫阜分泌出的蜜液相交鳴,湊出淫亵的交響曲;碩大的龜頭棱角

分明,肉棒上暴起的血管讓它看起來就像大號帶著血槽的56式軍刺,抽插時刮

著慕容婉蜜阜�連綿密實的淫褶,刮得她渾身骨酥皮軟。

  烏黑铮亮的手槍牢牢地釘在慕容婉的高翹圓滑的隆臀上的菊門�,冰冷的槍

管刺激得菊門全力收縮,把槍管鎖得死死的,和被火熱的肉棒戳開的蜜肉的大裂

縫相比,分外的淫亵和刺激。

  魏謝這一連串高強度的抽插讓慕容婉渾身乏力,四肢酸軟,小嘴不斷地溢出

勾人心扉的喘息與呻吟,如果不是藉由那插在淫肉�的大肉棒維持平衡,恐怕早

已癱在地上不能動彈,但也隻能挺翹著豐腴的桃臀任憑魏謝的玩弄,勉強支撐自

己不癱軟在地上,絲毫沒有反抗的餘力。

  魏謝得意地如同拍著小鼓一樣拍著慕容婉的隆臀,不緊不慢地抽插著她的淫

肉。這樣的抽插顯然已經滿足不了慕容婉蜜肉的需求,那塊汁水淅瀝瀝的淫肉讓

她覺得有種莫名的空虛和瘙癢,這讓已經習慣魏謝強力沖刺的慕容婉下意識地搖

了搖隆臀,嘴�哼哼著催促魏謝加快速度。

  魏謝哈哈大笑起來,依然不緊不慢地抽插著,「臭婊子,露出本性來了吧。

說你是個人盡可夫的賤貨你還不肯承認,現在認清自己是什麽樣的貨色了吧?哈

哈!」

  慕容婉咬著牙想否認,被自己平時看不起的公司�的猥瑣小職員如此玩弄,

內心是極其抗拒和痛苦的,但是她那熟媚的胴體卻違背她的意願,扭動著隆臀迎

合著魏謝的抽插,內心的抗拒和肉體的歡娛糾纏在一起,讓她露出迷離的快樂與

痛苦交錯的神情。原本如低泣般的呻吟也像自暴自棄了般變成了媚肉交響曲的歡

樂淒迷的伴奏小調。

  魏謝獰笑著調整著抽插慕容婉的節奏,時快時慢,時輕時重,把慕容婉生生

地吊在高潮的邊緣,雖然每一刻都是極大的歡娛,但總是在她即將高潮的前一刹

那舒緩下來,讓她的欲望挂在那�,釋放不出來。

  全身潮紅的慕容婉被魏謝搞到欲生欲死,身心都像是被猛火燎燒一般,但卻

始終無法解脫。此刻的她已經近乎兩眼翻白,口�不斷地哀鳴著如泣似訴般,不

知是痛苦還歡悅的曼妙呻吟,看起來就十分可口滑嫩的香舌人也伸了出來。此刻

慕容婉那欲得高潮而不能、近乎癫狂的神態,讓人看起來就覺得此刻的她就是塊

的恨不得自己能被活生生地搞暈過去,好把被肉棒堵在蜜肉�的那些積攢了不知

多久的淫水蜜汁一次全部釋放出來,爽到屁股抽筋才算是了結的美豔媚肉。

  魏謝狠狠地一巴掌拍在慕容婉的翹臀上,接著殘忍地把接近噴發的肉棒拔了

出來,將冰冷的槍管杵進了慕容婉的肉穴�,硬生生地打斷了她即將來臨的那讓

她渾身抽搐的高潮。

  突如其來的刺激讓慕容婉柔嫩的蜜肉不由得劇烈地收縮起來,緊緊地將插入

其中的烏黑槍管纏住,但那淫靡的黏液卻不住地順著槍管淌了出來,打濕了魏謝

握槍的兇爪。她淒慘無力地癱軟在地上,被魏謝這樣惡心的小人搞出來的生理反

應讓她內心感到無比恥辱和羞愧。

  「我的美女總裁夫人,你可真騷啊,看這水把我濕的。」魏謝惡心地俯身下

去舔了舔握槍的爪子,接著卻獰笑地扯起慕容婉的長發,「不過你這臭婊子,可

別想這麽簡單就能高潮,老子還沒折騰夠呢。」

  魏謝那腔調奇異卻總是含糊不清的聲音在這昏黃暧昧的房間�飄蕩著,顯得

格外的猥瑣和猙獰。「我這把槍是我從黑市�弄來的警用手槍,威力不是很大,

所以你放心不會出現像沙漠之鷹那樣一槍爆掉你的下半個身子。它的子彈隻會順

著你的騷穴打爆你的子宮,穿過你的內髒,說不定還會爆掉你的小心肝,一路從

你的大奶�飙出來。」

  「哈哈,臭婊子,你說明天X市早報的頭條新聞會不會是《美女裸屍別墅,

慘遭兇犯奸屍》呢?」魏謝囂張無恥地笑著,用手槍惡狠狠地杵弄著慕容婉淫美

豐腴的肉蚌。

  「你這卑鄙無恥的混蛋!我死了變成鬼都不會放過你!」慕容婉慘然淒厲地

詛咒道,咬牙切齒的的表情讓那張風情萬種的小臉有些變形,平日�水光粼粼的

美目中隻剩下絕望與痛苦,但也隻能乖乖地俯趴在地上,將她在那半透明的紫色

睡裙下顯得格外的熟豔妖冶的美肉癱軟在那�,任由猥瑣的魏謝所魚肉。

***********************************

  好久沒發文了,趁這幾天空閑,順便碼了點東西。

  爭取這幾天把後篇碼出來,遁走。

  咳咳,至于微風和水色,那樣等我有長段空閑時間再說吧。

  遠目,提前說好,打人不許打臉。

  最後感謝幫我排版的童子,在下實在是排版苦手。

***********************************

                 下

  魏謝淫笑著大力揉捏著慕容婉又大又軟的奶子,肆無忌憚,將那對又大又挺

的、雪白腴美的巨乳蹂躏成不同的形狀。「你巡視公司的時候,這對大奶子在公

司�淫蕩地亂晃亂甩,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一把抓爆了它們。這可是全公司男人

都夢寐以求的豔福,老子我今天要好好享受個夠。」

  他一邊淫賤著捏住她保養極好的绯紅色的奶頭大力往外扯,一邊無恥地威脅

道,「賤人,如果不想被槍爆了騷穴,就乖乖按我的吩咐做。現在我命令你趴在

我身上,風騷的大屁股對準老子的臉,然後再好好給我吸老子的大屌。」

  「對!對!就是這樣!注意牙齒不要刮到老子的龜頭,舌頭再給我舔得更快

更用力點。還有,把屁股再放低點,好讓我瞧得更清楚點。死騷貨。」魏謝淫亵

地用槍將慕容婉的陰阜撬開,瞪大眼睛貪婪地打量著她蜜汁滿溢的肉穴。

  被修剪的整整齊齊的黑森林此刻泛著淫靡的水光,但依然乖乖地籠罩在慕容

婉豐美的肉阜上頭,貼心地保護著這塊豐腴多汁的蜜肉。緊緊纏繞著烏黑槍口的

肉壁與純潔少女們的绯紅色相比顔色稍深,在昏黃的燈光下如泛著晶瑩光芒的淡

紫水晶。這兩塊美肉近乎痙攣似的收縮著,不斷地擠壓填補著隨著粗黑槍管攪動

所留下的空隙。

  半透明的靡麗的淫液不斷地從深邃的腔道�湧出,一部分順著烏黑粗大的槍

管流淌,浸濕了魏謝握槍的兇爪,但更多的是彙集到那如紅寶石绯豔的充血脹大

的肉粒上,隨之滴滴答答地砸在魏謝淫亵猥瑣的臉上。

  粗黑腥臭的肉棒堵住了慕容婉嘴巴,把她心中翻滾的悲憤與口中淒楚的哀鳴

都通通堵了回去。她痛苦哀婉地擺動著腰肢,想要擺脫冰冷的槍管的蹂躏,卻又

不敢動作太大以至于觸怒魏謝。最終隻能是讓美胯下的淫美肉花隨著魏謝淫邪的

玩弄不斷地綻放與收縮,並且間續著往外噴灑那馨香靡豔的花露。

  「嘴巴再張大點,把老子的大雞巴再吞進去點。再深點!再深點!對,就是

這樣。舌頭也給老子動起來,好好給我舔老子的屌袋。」魏謝一臉的舒爽,他漲

著臉,脖子的青筋都鼓了起來,全身的肌肉也繃得緊緊的,氣喘籲籲道,「想不

到我們全公司公認的最美豔的冰山美女總裁夫人,這張嬌豔動人的小嘴居然是這

麽的有容乃大呐,老子這樣超尺碼的偉器也能吞的下去。真是讓人難以估料,難

以估料啊!哈!哈!哈!哈!」

  慕容婉一邊強忍著胯下美肉中傳來的手槍那冰寒刺骨的冷意及與之相伴的那

種直透人心的危險醉人的快感,一邊滿臉羞憤地舔舐著魏謝紫黑色的大肉棒。她

努力張大自己的櫻紅小嘴,並且不斷地緩緩調整著自己那張巴掌大小臉和修長美

脖的位置,好將嘴巴�粗大腥黑的肉棒一寸一寸地往�吞,直是被梗得那對狹長

妩媚的美目不由自主地瞪大,泛出大片大片的眼白。

  在魏謝的威脅下,同時也爲了早點結束這痛苦的噩夢,她不得不繃著腹部往

拼命嘴�吸氣,同時,努力蠕動著喉腔以及香軟玉舌擠壓那根讓她痛苦萬分的巨

棒。

  魏謝一邊肆無忌憚地淫笑著戳弄著慕容婉敏感淫豔的蜜肉,一邊用惡毒的話

刺激著慕容婉的自尊心。內外交加的強烈刺激,讓被堵住喉嚨的慕容婉那漸漸缺

氧而使得大腦愈加空白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劇烈抽搐起來,最終讓她那瀕臨崩潰的

蜜肉開始劇烈地收縮與顫動,雙腿無力地癱軟了下去,豐腴肥美的翹臀壓在魏謝

臉上,大股大股的蜜液泉湧而出,混雜著淡黃色的尿液,淫靡地澆了魏謝一臉。

  魏謝毫不在意慕容婉噴灑在他臉上的汁液,反而擡起頭,淫亵猥瑣地伸出舌

頭,牢牢地貼住她那怒放的蜜肉之花,大口大口舔舐著她噴射出來的甘甜蜜汁。

  胯下肉棒傳來的慕容婉喉腔反射性抽搐所帶來強烈刺激,讓魏謝再也忍受不

住射精的沖動,大量的腥白濃稠的精液噴湧而出,直接灌進了她的胃�。

  「爽!爽!爽死老子了!想當初,老子趴在地上往你這賤婊子裙子�偷窺的

時候,就幻想過你這又圓又翹的大屁股壓在老子臉上,把那甘甜淫豔的蜜汁澆我

一臉時,已經爽到老子雞巴要脹爆。沒想到這真正的享受比老子的幻想還要爽上

一萬倍啊。嘿嘿,要是我們現在的樣子被公司�那群男人看到的話,我一定會被

他們嫉妒的眼神活活給燒死啊!實在是太他媽的爽了!」魏謝猥瑣地舔著舌頭,

淫亵地回味著慕容婉蜜汁那甘甜濃稠的味道。

  慕容婉漸漸地清醒了過來,她勉強支起身子,幹嘔著捂著嘴巴,強壓著心中

的羞憤扭過頭去瞪著魏謝,那張俏臉春意濃郁,半透明的紫色睡裙濡濕後愈加淫

穢誘人,胯下美肉汁液橫流,這狼狽樣子看過去有種說不出哀婉與淒楚,「你是

嚴子華那混蛋雇來的吧!」

  魏謝的身子猛然一震,但卻強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嘿然地笑道,「大美人不

用管我是誰請來的,你隻需要知道我要把你弄死就可以了。」

  慕容婉輕蔑地看著魏謝,一邊用摳著喉嚨,努力想將魏謝射進去的精液嘔出

來,「哼,如果不在意的話,你手指頭上就不要有那麽多小動作,用得著這麽急

著想幹掉我嘛。奴家不過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子而已,而且剛剛才毫無反抗

之力地被你用兩把槍玩弄過。」

  魏謝惱羞成怒地爬了起來,將慕容婉摁在地上,掰開她那兩條修長白皙的美

腿,準備埋下頭去啃唧她水淋淋的蜜穴,「老子想要幹什麽,用不著你啰嗦。」

  慕容婉任由魏謝擺弄她的胴體,隻是不屑地撇過頭,她的聲線有種高潮過後

的酥軟,卻掩蓋不住其中的那份不屑和蔑視,「哼,剛射過的你現在還硬得起來

麽?如果隻是想舔奴家肉穴給奴家服務,還不如談談我們合作的可行性。」

  魏謝一愣,停下動作來哈哈笑道,「老子剛強奸完你,而且還準備把你給殺

掉,能和你有什麽合作?」

  慕容婉坦然一笑,「殺了嚴子華……這件事我們就可以合作。你之所以會來

殺奴家,除了當初奴家讓你在全公司人面前丟盡臉面之外,嚴子華應該也許了一

大筆錢給你了吧。沒有嚴子華暗中協助你,諒你也沒辦法這樣悄無聲息地潛進這

個別墅。」

  魏謝眼珠子咕噜咕噜轉了幾轉,口桀口桀笑道,「我知道你說的合作是什麽

意思了。沒錯,嚴總是承諾過我,隻要殺了你,他就會給我50萬現金,並且安

排我偷渡到越南去。」

  慕容婉想看白癡一樣看著魏謝,「50萬!你是把奴家當成白癡,還是自己

變成白癡了?你在嚴子華那混蛋手下幹了這麽多年,會不知道他是什麽德性,他

舍得給你50萬!以他精明吝啬的個性,唆使一個和奴家有舊怨的家夥來殺我,

舍得吐出20萬就到頂了。」

  「媽了個逼的,你這臭娘們還真是精明。」魏謝怒沖沖地將慕容婉扔在沙發

上,然後整個人撲了上去,雙手大力蹂躏起她如成熟的水蜜桃一般誘惑可口的美

乳,一邊用不知何時又怒張起來的龍頭巨棒狠狠幹著慕容婉,「哼!沒錯,就是

20萬!你不是說老子射完不能硬了嗎,先把你肏傻了再說!」

  慕容婉被魏謝暴力抽插,肏得連話都有些斷續,「嘿……嘿……殺了奴家之

後……嚴子華安……排……你偷渡越南,你也不怕……有命拿錢……沒命花。千

�……殺人……隻爲財。嚴子華不是許諾你……殺了奴家之後……給你……20

萬現金麽。你去殺……了他,那20萬歸你,我再……再額外……打50萬到你

賬戶上。哦……啊……」

  聽到慕容婉的許諾後,魏謝的雞巴脹得更大了,但是他的動作卻停了下來,

「真的?真的能額外再給我50萬?不對,雖然說嚴總裁確實很精明吝啬,但是

總裁夫人你也不是盞省油的燈。他隻肯給我20萬,我爲什麽要相信你肯給我5

0萬!」

  慕容婉長噓了一口氣,癱軟著那成熟風騷的胴體,閉著眼睛,休息了半晌後

道,「哼,豬油還沒蒙住心。嚴子華那混蛋隻肯給你20萬,而奴家願意花50

萬,是因爲我們立場不同。嚴子華每花一分錢都是從他自己的口袋�往外掏,而

且唆使你這個和我有舊怨的人來殺我,即可以減輕他的嫌疑,又可以少出一大筆

錢。而奴家如果說不動你反過去殺了他,首先奴家自己的性命就沒了;反過來,

你殺了他,奴家不僅可以不死,而且還繼承他所有的家産。你說,我願不願意再

花50萬買他那條命?」

  魏謝大喜過望,頻頻點著上下兩個頭,興奮得瞳孔放大、嘴角流涎,「說的

是,說的是。不過,嘿嘿,不過既然這樣,50萬已經不能滿足我了!我要80

萬!不!不……我要100萬!」

  「哦……嗯啊……」慕容婉被魏謝一頓狂插搞得全身酸軟,雙腳不由自主地

倒勾在魏謝的背上,一隻手捂著腦袋,另一隻手捂著嘴巴,抻直那修長的玉頸,

從喉腔中擠出一聲長吟,胯下的蜜肉劇烈的收縮,大量的蜜汁汩汩而出,良久才

應道。

  「哼……想的到美,但是這不可能!嚴子華那混蛋爲什麽想殺我,還不是因

爲公司的經營出了不小的問題。他是指望謀殺了我之後,策劃獲得一筆巨額的保

險賠付金,並且借悲情牌向生意合作夥伴請求延遲資金交割,好緩輕公司的流動

資金方面的壓力。在他死之後,我不僅不能從公司抽調資金,反而要繼續往�面

墊錢,所以我近期能隨意支配的現金也隻有50萬了。況且,要了太多錢,你也

不怕自己被撐死,偷渡去越南的時候就不怕有人黑吃黑麽?70萬,已經足夠你

在越南做生意的啓動資金了。說不定你還能混個醉生夢死的土皇帝做做,做人要

知足,不能太貪心。」

  魏謝也忍受不住射精的沖動,大股大股的濃精如子彈一般噴射到慕容婉的子

宮上,打得她腴美性感的胴體一震一震,氣喘籲籲道,「這樣的話……唔……5

0萬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是……但是……」

  「沒有什麽好但是的!」慕容婉冷然打斷道,「魏謝,你是個小人!更是個

賤人!但不是一個蠢人!20萬與70萬相比,應該選擇哪個,你自己想明白。

而且你應該好好想想,嚴子華許你的20萬你真的一定能順利拿到手嗎?爲什麽

嚴子華那混蛋要說安排你偷渡越南,你就不怕他趁機殺人滅口。」

  魏謝猛然一震,低頭量思了許久才嘿然道,「嘿嘿,總裁夫人指教的是。不

過我還有個要求,就是殺了嚴總之後,我還要好好再肏你一次。」

  慕容婉斷然拒絕,「不行!絕對不行!殺了他之後,我們絕不能再有聯系,

答應你的那筆錢,奴家在確認嚴子華死了之後,就會打到你的賬上,但是奴家絕

對不能和你有任何額外的聯系。萬一被警方知道了,奴家可是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的。」

  「好吧,成交。」魏謝點點頭,卻又滿臉淫亵汙穢地笑著逼近慕容婉,「但

是尊敬的總裁夫人,既然你不願意事成之後被我肏,那麽我就在去幹掉嚴總之前

再好好安慰安慰他的嬌妻吧!嘿!嘿!哈!哈!哈!」

  「你這混蛋!放開奴家!放開!啊……哦……嗯……」

  ……

  窗外的風嗚嗚地繼續吹著,別墅外的樹與草在黑夜中嗚咽地低鳴,別墅�的

燈光依舊是那麽昏黃暧昧。

  慕容婉坦然看著自己被汙穢的體液染濕而顯得格外淫亵的紫色睡裙下,那美

豔胴體上滿布的青紫手印,火山小视频虚拟怎么整的與怒綻的肉花中悄然淌出的白色腥臭的稠精。從櫃子

�摸出一個精美的手機,從電話本選出一個沒有命名的號碼,摁下通話鍵。

  「喂,主人你好。魚已按計劃吞餌,請主人注意收鈎。」

  「收到。婉奴,你今天晚上玩得開不開心?」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一個冷漠淡

然的年輕聲音。

  「討厭啦,主人。那個又蠢又貪的家夥怎麽能和主人您比!您的聖根可比他

強多了!而且主人怎麽可以把您經常搞奴家的那邊槍給他,搞得奴家那時候根本

壓抑不住自己的沖動呐,您可真是壞死啦。不過那家夥倒是有把子莊稼力氣,還

有恢複力不錯。」

  「婉奴,你放心。那把槍不是我平常用的那把。你這次做的很不錯,我過後

會好好獎勵你的。接下來的事按計劃進行就可以了,你可以去洗洗身子,然後睡

了吧。」

  「嗯,不,這是婉奴應該做的,能幫上主人就是奴家最大的榮幸。不過奴家

會好好期待主人的獎勵喔,想到這個奴家下面又濕了。」

  ……

  次日,X市早間新聞快訊:我市著名青年企業家嚴XX昨晚不幸遇害,案發

當時我市新調任的公安局柯副局長恰在附近巡夜。兇手負隅頑抗,被柯副局長及

手下幹警當場擊斃。以下是新聞詳細訊息——

  英姿勃發的年輕局長神情非常嚴肅,聲音顯得異常的沈穩有力,「市民的生

命安全!是我們廣大幹警最爲重視的事情!人民的利益就是我們廣大幹警行動的

命令!對于嚴XX同志的遇害,我們警方表示沈痛的遺憾。此案中暴露出來的警

用槍械管理問題,我們警方上下極其重視。我們誓將嚴查到底,給廣大市民一個

實實在在的交代……」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